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百六十二章 反意

作品:最强角色扮演|作者:骑着青牛的猪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7-24 02:01:13|下载:最强角色扮演TXT下载
  京城上下,很快就知道了燕王杀过来的消息,一时之间,满朝文武皆惊。事实上,这段时间他们所遭受的震惊太多了。

  先是燕王靖难,接着天地大变,然后又是太祖显灵,承受能力稍弱一点的人,怕是早就疯了。

  如果是修行者过来,他们反倒不慌,朝廷的官员借助城隍体系,哪一个不能媲美那些修行高手?但面对着燕王的精锐铁骑,他们反倒没了章程。

  在凡人面前,他们也是凡人。

  在皇宫的奉天殿中,群臣左右侍立,一个略有丰润的年轻男子坐在前首,身着织锦缎龙袍,面上无须,看上去颇为文弱儒雅。

  “燕王叛军虽然军势强盛,但只是孤军而已,我等只需据守金陵,拖延三五日,他们前无进路,后无归途,必然不战自败。”在群臣之中,一个年约五旬的文官站了出来,大声的开口说道。

  这个官员的话一出口,众人也觉得颇有道理。金陵城乃是天下第一雄城,只需据守,拖延三五日不成问题。

  而燕王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攻破金陵,那还真只有败亡一途。

  “魏国公的部队也正从会稽山往回赶,估计三日便能抵达京城。叛军久攻我京城不下,再遭受魏国公大部队的攻击,焉能有胜利之理?”文官继续的开口说道。

  众人的心中更加放宽,不由得接连点头。黄大学士不愧是翰林学士,说话一针见血,实在是国之栋梁。

  “黄卿家所言极是,即是如此,那便命令附近的驻军全部退入金陵城。”建文皇帝也是大喜,黄子澄是他最信任的人,而对方也果然不辜负他的信任,每每总能让他安心。

  听到建文帝这么说,黄子澄面色变得肃穆,“陛下,欲拒燕王,请先诛李景隆。白沟河一战,我大明数十万将士溃败,若是这李景隆与燕王无有瓜葛,老臣必是不信。如今燕王渡江而来,李景隆也从会稽山先一步回到京城,这狼子野心,昭然若揭。”

  黄子澄抬起头,大声说道。

  他的怀疑,也不无道理,或者说,他的猜测是对的。李景隆的确有着投靠燕王的心思,但那是在太祖显灵之前,如今李景隆只想抱紧建文帝的大腿。

  但很可惜,黄子澄已经不相信他了,满朝的文武也对其颇有疑心。

  建文帝的面上流露出犹豫之色,他不愿意杀李景隆。一方面,此人颇得太祖之喜爱,而他曾经对其寄以厚望。另一方面,如今这金陵城没有能统军的将领,杀了李景隆,那谁来守城呢?

  “陛下,请诛李景隆。”黄子澄再次的向前一步,根本不给建文帝犹豫的机会。

  在黄子澄看来,李景隆就是一个定时炸弹。如果让他来守城,万一他把城门打开,大家都玩完。

  建文帝依旧摇摆不定,他的性格说好听点叫仁慈,不好听点就是懦弱。

  “陛下,我们没有时间了。好容易先帝显灵,挽救了我等的颓势,难道您要眼看着那李景隆与逆贼勾结,陷您与这满朝的文武于危难之中吗?”黄子澄继续说道。

  他的这番话,也令满朝的文武心中一动。李景隆之心,明眼人都瞧得出来,说不得他真有开门投敌的可能。

  一旦燕王进城,他们这些旧朝的臣子,焉能有好果子吃。

  虽然有些人与李景隆的关系不错,但大部分的人还是选择了保全自己。

  “请皇上诛李景隆。”不停地有大臣自队伍中走出,与黄子澄站在了一条战线之上。

  建文帝的脸上泛起了一层红色,拳头紧握,但看着越来越多的官员站了出来,他最终还是重重一点头。

  ……

  “国公爷,国公爷,大事不好了,耿侯爷派人来通知,黄子澄那个混账玩意儿,竟然在金殿上请皇上杀您……皇上同意了!”李景隆本来正在赶往金陵城,刚走半路,便听到了亲信来禀报。

  “什么?黄子澄这条疯狗,他还真的紧咬我不放了是吧。”李景隆大惊失色,冷汗从后背涔涔滑落。

  他现在离金陵城不到十里了,再慢一会儿,那就真的死了。

  幸好长兴侯耿炳文与他通风报信,他才有应对之机。

  “可恨,可恨这黄子澄不给我活路,既然如此,那都是你们逼我的!”李景隆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狠色,他毕竟也是领兵之人,哪怕被天下人笑作庸才,但在这性命危机之时,他也管不得许多了。

  “来人,找一个与我体格类似之人,换上我的服装,先坐我的马车进城。你们行到城门,立刻杀了守城之官员,我率我之私兵,随后便到。”李景隆把心一横,赶紧对着自己的亲信说道。

  这朝廷容不下他,那就只能彻底倒向燕王了。不论以后燕王如何待他,总比现在就死来的好。

  那亲信点了点头,迅速的着手去办此事。而李景隆也迅速的换下了自己的衣服,让其他人扮作是他。

  李景隆这边生了反意,而在暗处,却有人瞧着热闹。

  “这黄子澄还真是志大才疏之辈,此时诛杀李景隆,不反也逼得反了。”离金陵城不远处的一个山峰,一个白衣文士摇了摇扇子,面上带着一丝嘲讽。

  李景隆其人,无所谓忠心不忠心,哪边实力强,他就对哪边忠心。但黄子澄此举,无疑是逼的李景隆狗急跳墙。

  若说非要杀李景隆也可以,毕竟此人有前科在身。但他最大的错误,便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公然宣扬要杀李景隆。

  难道他真的以为李景隆是个孤家寡人?只要稍稍有人通风报信,他的计划就得流产。

  “难怪这建文帝毫无作为,身边养着这么一帮人,能成事才怪了。”唐郁摇了摇头,他的智计高卓,当年只有洪武皇帝才被他放在眼里,朱棣勉强算半个。

  而如今朝廷的满朝文武,有一算一,都是废物。

  “打吧,好好的打吧,打的越激烈,我就越高兴。”唐郁居高临下,看着远处的雄伟城池,眼中闪过一丝冷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