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六百四十五章、哀莫

作品:庶门风华|作者:千年书一桐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10-09 12:34:00|下载:庶门风华TXT下载
  从院子里出来,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,陆鸣拐到了听涛居这边,这里曾经是他和颜彧成亲的地方,也是他成亲前住的住所,这次回来,因着颜彧怀孕生子,他进这个院子的次数不多,留在这边过夜的次数就更少了。

  想到这,他心里越发的歉疚,他亏欠的不仅是颜彧,还有他的三个孩子,明明是嫡出的子女,却因为恨屋及屋,他很少把心思放在这几个孩子身上。

  事实上,回来的这几个月,因着他疲于应对外界的流言蜚语,也疲于调和家里的各方矛盾,他压根就忘了父亲这个角色,倒也不单单是对颜彧生的这几个孩子。

  这么一想,陆鸣加快了脚下的步伐,好巧不巧的,刚到听涛居门口,便听到了一阵大人孩子的哭声。

  陆鸣见此忙跑了几步,没等门口的丫鬟通报他人已经进了屋,正好看见颜彧抱着孩子坐在堂屋的椅子上哭,连里屋都没进。

  原来,方才颜彧带着陆袓也进了老太太的院子,可巧碰上陆衿和陆初在外面玩,颜彧一看颜彦来了,转身带着孩子就要出去。

  谁知陆袓偏看到了陆衿和陆初玩的小飞鸟,孩子小,也不懂大人之间的那些恩怨,便想留下来和陆衿姐弟一起玩。

  可颜彧不想让颜彦看到她的窘态,也不想看到颜彦的幸福,因而她拽着孩子走了,偏陆袓也是个拧的,一路上不停地追问颜彧,为什么她不能和那对姐弟一起玩,那对姐弟究竟是谁,等等。

  被问烦了的颜彧忍不住训了孩子几句,孩子心里委屈,直接哭了起来,而看到孩子眼泪的颜彧更恼火了,又忍不住在孩子身上拍打了几下,见孩子哭得越发伤心了,颜彧忍不住也抱着孩子一起哭了起来。

  尽管不知内情,可看到这一幕,陆鸣心里也颇不是滋味。

  一个当娘的,得有多伤心多绝望才会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哭,但凡有一点法子,当娘的也会尽力哄着自己的孩子开心吧?

  这一刻陆鸣再次意识到,他不是一个好丈夫,也不是一个好父亲,还不是一个好儿子,不是一个好孙子,总之,似乎每个角色他都没有做好,唯一值得称道的是他勉强算一个好臣子,因为这次战役他立的功劳也不小。

  可惜,偏偏时运不济,碰上了一个比他更牛气的陆呦,他的这点功劳在皇上眼里就不够看了。

  而更让陆鸣觉得憋闷的是,陆呦的这一切居然是颜彦一手打磨出来的,并不是他天生就牛气。

  颜彦,又是颜彦,说来说去又绕不开这个女人,这个女人带给他太多的屈辱和噩梦,偏偏他还拿她没辙。

  “爹。”陆袓先发现的陆鸣,抬起头怯怯地叫了一句。

  “来,孩子,爹抱抱你,告诉爹,你为什么哭?”陆鸣被孩子眼睛里的怯意刺疼了,也弯腰向孩子伸出双手。

  颜彧听到动静,停止了哭泣,什么也没说,倒是把陆袓放了下来,陆袓迈出了一步后,又回来看了看颜彧,颜彧擦了擦眼泪,给了孩子一个鼓励的微笑,“去吧,他是你爹。”

  这话说完颜彧心里再次酸楚起来,眼泪又不知不觉地滚了下来。

  这时的她是想起了他们小时候在父母面前撒娇的情形,可怜她的几个孩子,连父亲的面也很少见到,更别说向父亲撒娇了。

  其实,时至今日,颜彧也早就对这门亲事灰心甚至绝望了,她不是没有想过合离,可为了三个孩子,她只能咬牙挺着,真要合离了,这三个孩子哪个她也带不走,可交给别人她又不放心。

  都说为母则强,所以颜彧现在也没有别的念头,只想好好守着这三个孩子,只要她还占着这个位置,她的儿女才有出头之日。

  陆鸣倒是不清楚颜彧心里已经放弃他了,不过听了妻子这句“他是你爹”,他的心里也忍不住酸涩起来。

  这是他的女儿啊,是他的第一个孩子,也是他的嫡长女啊,都五岁了,居然还要当娘的告诉她,他是她爹,他和孩子竟然生疏至此了?

  细细回想了一下,貌似孩子长这么大,他似乎没有抱过孩子一次,因为孩子头生之前他就出征了,一年多后再回来时他身上带着重伤,那段时日因为卧床养伤,他脾气本就十分烦躁,哪有心思去关心一个一两岁的孩子?

  这么说也似乎不完全对,因为后来他伤好后,为了说服颜彧接纳周婉,他应该还是抱过一两次这个孩子,只是彼时他的目的不纯。

  而这次回来,面对家里家外的这种状况,他连颜彧生的嫡长子都没有几分爱心和耐心,更别说陆袓几个了,所以面对女儿看向他的生疏和怯意,面对颜彧不是抱怨的抱怨,陆鸣委实愧疚了。

  “孩子,来,跟爹说说,你为什么哭?告诉爹爹,爹爹帮你。”陆鸣抱起了女儿,耐心哄道。

  孩子感知到了父亲的善意,倒是也鼓起勇气说了出来,而陆鸣也才知道原来这对母女也是刚从那院子里出来。

  “好,袓娘放心,等爹有空的时候,爹一定帮你做一个小飞鸟,不过现在爹和娘有话要说,你去找妹妹玩,好不好?”陆鸣承诺后,把孩子放了下来。

  陆袓虽有点不太情愿,可也一步三回头地进了旁边的屋子。

  “你。。。”陆鸣一开口,却又不知该怎么往下说。

  颜彧倒是挺直了腰身,抽出丝帕擦了擦眼泪,“有什么话你尽管说。”

  “也没什么,我就是来看看你,看看你和孩子。”陆鸣改口了。

  “孩子们在暖阁里,奶娘看着呢,这会只怕也醒了,你去吧。”颜彧说完,再次拿起丝帕擦了擦眼泪。

  陆鸣见此,伸手想去把对方的丝帕拿过来,被颜彧躲了一下,不过陆鸣的手到底快一些,还是把丝帕抢了过来,只是当他拿着丝帕要去替颜彧拭泪时,颜彧推开了他,且从椅子上下来了,命人打了一盆热水来,她要好好洗漱一下。